心血为炉熔铸古今——著名国画家周士心印象-行业动态-苏州餐饮美食网 - www.77sz.com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杂志微博

苏州餐饮美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心血为炉熔铸古今——著名国画家周士心印象

2014-5-21 14: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89| 评论: 0|来自: 姑苏晚报

摘要:     1982年11月,周士心(左)与张大千先生(右)合影。  周士心画作   ◎本报记者 刘放   文化古城苏州,城里卧虎藏龙,城外俊采星驰!   这里的城外,可绝不只是唐人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还有东 ...

 

  1982年11月,周士心(左)与张大千先生(右)合影。

 周士心画作

  文化古城苏州,城里卧虎藏龙,城外俊采星驰!

  这里的城外,可绝不只是唐人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还有东边的沪杭,南国的港穗,西土的榕渝,北上自然就是京津,都可以听到吴侬软语指点金融,运作文化。

  再扩大半径,就是海外了,姑苏儿女在欧美天地也卓然建树,赢得了全世界的敬重和折服。

  近日,在姑苏城西木渎古镇捐赠美术馆的著名国画家周士心,就是一位阔别故乡苏州半个多世纪的游子,凭一支毛笔走遍三十多个国家,画作面世 15000多幅,参加海内外个展、联展逾170多次,其中53帧被中国台湾、北京、香港以及伦敦、美国、新加坡、加拿大等地的博物馆、美术馆、著名高校、 文化教育机构等作为永久收藏。迄今为止,周士心所获得的海内外奖项和殊荣达50次项之多,其中包括台湾中国文化大学荣誉文化奖、台湾艺术教育馆荣誉奖、香 港中国文化协会金牌奖、第五届全中国美展金尊奖、世界文化科技贡献金鼎奖、美国洛杉矶博物馆美术贡献奖、美国马里兰州亚太艺术研究院“二十世纪艺术贡献 奖”、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美国传记学会ABI“二千年杰出人士”证书和加拿大温哥华十大杰出成就艺术奖等。为了表彰周士心数十年来为推动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特 殊贡献,加拿大总督伍冰枝、总理马田和省督林思齐都曾先后为他颁奖。对于加拿大华裔艺术家来说,这还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周氏名满天下,却一心系故里。

  5月10日,木渎镇榜眼府的“周士心美术馆”正式挂牌并对外开放。全新落成的“周士心美术馆”共分上下两层,建筑面积约为550平方米,展馆面 积约为450平方米,一楼分为作品主展厅和左右两侧展厅,二楼左右两侧为作品展厅,共展示着周先生捐赠的35幅珍贵作品。馆内还设置有多媒体展示功能,如 电子手翻书,电子触摸屏。楼上楼下皆设置有多媒体视频墙,现场茶艺画作交流区,周老先生的文房四宝展示区,周老先生与各名家名师影像展示区,山水作品及花 鸟作品特别介绍区。而此前,他已经向苏州博物馆捐赠50幅精品画作。这些画作涵盖了他创作历程中的所有力作。

  年逾九旬,满头银丝,却一口纯正苏白。

  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周向群在致辞中深情地将周老先生与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作比,贝老将他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比做心爱的小女儿,而周老同样也将他在 木渎的这个美术馆称作他的小女儿。人老了,感情却特别丰富,落叶归根的愿望尤其强烈,有一个贴心的小女儿搀扶着衣锦还乡,那几乎是人生最优雅最辉煌最美满 仪式。

  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循着这位大师的画笔,追寻他孜孜以求的艺术之路——

  1923年的早春,周士心诞生于苏州盘门内瑞光塔畔一个书香世家,8岁起在父亲赤鹿的启蒙下,开始跟随伯父木天学习诗文书法,后又就学苏州美 专,并师从吴氏子深、似兰昆仲、张星阶(辛稼)、柳君然等名家。他的青春岁月,充满了对自由和平的渴望,也饱经了战乱带来的颠沛流离。他的早期作品,渗透 着对生命的讴歌和对生活的热爱。1949年,27岁的周士心迁居香港,开始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漂泊。初来乍到,举目无亲,生活的压力加上事业的困境,让他处 于极度的迷惘和孤立无依中。在木渎榜眼府内开馆的这天,在与记者品着家乡碧螺春听屋檐滴雨的悠闲中,他居然会想到在香港的那个中秋,穷愁潦倒到一家三人只 能买一只小小的月饼,他和夫人以及女儿共而食之,他记得女儿小心翼翼咬过一口的月饼,留下的是弯月的形状!有成语“画饼充饥”,那当然只是一个比喻,但也 告示了他,要让自己和家人摆脱饥馑,必须靠手中的画笔,勤奋勤奋再勤奋。

  仰望屋檐的雨滴,他又想起了半个多世纪前的一场雨,一场给他送来机遇的雨。他永远都清楚地记得这一天,1951年11月13日,是日大雨如注, 那天他也是在开画展,几乎就是雪中等炭般的画展。这场及时雨,给他的事业带来了重大转机。那天因为下大雨,把在香港天星码头等待过海的人群赶进了他在思豪 酒店里举办的画展会场。避雨进来观画展的人中,让周士心结识了他一生艺术生命中的一个重要人物——蒋介石的英文老师李时敏,这天,李先生也被这做红娘一样 的雨牵进了展厅,与周士心牵手,情投意合,相识恨晚。从此,经由李先生的引荐,周士心的艺术生命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殿堂,他开始参加社会名流贤达的文艺活 动,广交同门,饱学厚积,同时开课授徒,推广吴派绘画艺术。最重要的当然不仅仅是机遇,更还有个人的才华魅力和人品魅力的准备,他不仅得到了当时港督夫人 慕莲女士的敬重,更受到太平绅士周日光夫妇的赏识,他们特地为他在美国华盛顿举办了盛大的中国画展。一晃七年过去了,到了1957年,终于是周士心事业大 丰收的一年。这一年,他获得了香港青年国画比赛第一名金奖和香港工业展览陈列设计比赛冠军奖,并得到了东京上野独立美术馆第五届日本画府展的感谢状,还被 誉为“画伯”。继而,他又出任了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的艺术系讲师、丽的电视台“国画学习”栏目主持人,还被聘为台湾中华学术院研士以及香港中国美术会副 会长等。1971年,周士心依靠在香港艰苦创下的基业,举家来到美国加州,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漂泊。这也是中国的吴门画派真正走向世界画坛的开始。十 年的美国生活,周士心的画艺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精进阶段,他的画风开始袒露出他独特的个性和人文魅力,被誉为吴门画派在海外的“重镇”。他曾先后执教于 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北岭加州大学艺术系,并出任美国太平洋亚洲博物馆中国艺术部主席、加州全亚裔艺术大展的策划委员等。为了表彰周士心对美国文教事业的 贡献,洛杉矶市政府授予他美术贡献奖和莲花奖,洛杉矶西里托市授予他ABC成人教育奖等。1980年,58岁的周士心再度挥别在美国如日中天的事业,举家 来到加拿大温哥华,开始了他理想中田园般的创作生活。此时的他,艺术创作已步入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物我交溶,心手无障,情景冥合”。他先后任教于加拿大 卑诗省立大学,兼职中国文化大学华冈(永久)教授、艺术系主任、中国学术院哲士,同时创办了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并担任诸多的社会职务。

  周士心精神矍铄,气色颇佳,走路虽不是健步如飞,但无需搀扶,手中的拐杖也仿佛是一件饰品。只有走远路,才在女儿等家人的要求下,坐上轮椅,享 受晚辈的推椅孝顺。他讲话语速缓慢,但思路清晰,像毛笔写字,写下怎样就是怎样,不需更改修正。他说:“这是故乡看重我。我在海外漂泊60多年,中国政府 没有忘记我们,尊重海外的画家和艺术,让我深感荣幸。感谢祖国和家乡对我的关爱。”老先生对年轻的记者们说:”你有金山银山,千宝万宝,都是暂时的,留给 自己看不如捐献给国家,让大家看,对于国宝级、世界级的文物,最好的归宿就是无偿地捐献给国家。”他还说:“我什么情况下都告诫自己要知道,我这个人从哪 里来的,我要孝顺父母,我不能忘记父母对我的恩典。当我能自立的时候,我发誓我要回报社会。漫长的岁月中,我们虽然流亡在海外,但对于祖国家乡常常想念 的,我衷心爱戴自己的祖国。”

  由于周士心的足迹踏遍了30多个国家的名山大川,饱览了色彩斑斓的异域风情,还有人情冷暖,想必别的丹青同道不及他视野开阔,画风多变,但全然 中国气派。他的画始于足、抒予情,发于感、寄予思。渗古透今,不仅把明代由沈周和文征明建立起的书、画、诗、文的高度融合发挥到极致,更把独领明、清画坛 风骚400年的吴派山水画引入一个崭新的境界,是最真切地把艺术作为人生和文化思考的典范。

  业界将他作为新文人画派的代表,是因为他与大学问家能成为好朋友,彼此切磋技艺。如,他与国学大师钱穆过从甚密,钱穆很欣赏周士心的作品,誉之 为“具有文人画最重要的道德境界,其画风一如其人品。”另一位史学家劳干则评价周士心的画作,是“思古而不泥于古,求新而不陷于新。”

  周士心先生与当代国画大师张大千生前的交往,也是画坛的佳话。他与张大千有着不解的翰墨情缘。张大千与周士心合写及题跋的作品多达29幅,其中 4幅中堂精品《芙蓉鱼藻》、《编篱秋菊》、《宜富当贵》、《梅竹双清》,如出一家之手,精美绝伦,被视为旷世墨宝。在张大千的眼中,周士心是“大有六如居 士遗意,近百年来画人物者无此笔也。”虽不无溢美,但彼此惺惺相惜是一目了然的。周士心还讲述了与张大千探讨绘画艺术的一个铭心难忘的细节,“那次,我先 画一幅牡丹给他看的时候,他就非常赞赏,因为觉得很有文人画的气息。于是,我高兴之下又画了一幅牡丹花,并在这幅牡丹花上又画了两只蜜蜂。当时很得意,但 是张大千先生看后捋须告诉我,说,你以后画牡丹要谨慎,因为牡丹是花中之王嘛,要有富贵气,你再画牡丹就不要画这个狂蜂浪蝶在这个画面上,这会影响整幅画 作的品位。我想,他说得很对,很在理,所以从此以后,我所画的牡丹上面,就不再画蜜蜂了。”说着还频频点头,似乎又回到与大千先生探讨牡丹画法之中。

  周士心有两方他自己深爱的闲章,一方是“无愧古人不让时贤”,另一方是“心血为炉熔铸古今”。这也是他一生作画治学的追求,也是风格的高度概括和真实写照。

  5月10日开馆的这天,他还当场赠送一副新作给木渎镇。并表示,一个美术馆不能总是一成不变,他会让来馆观赏的游客“每次来都有新感觉”,即,他还会再捐赠作品,有些还是他的新作。

  问到九旬高龄缘何还能创作,他乐呵呵地说起“廉颇老矣尚能饭”的典故,说,绘画书法,其实是颐养天年的最好方法之一,中国的绘画书法讲求运气, 作品中要气韵生动,书画家本人也要气韵生动,只有这样才能人画合一,创作出精品。他说:“上天给我的时间,我都要好好利用,不要轻易放过,也不需要为任何 事忧愁。”正是这种豁达淡泊,成全了他艺坛常青树的奇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